您好,欢迎来到骏绿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绿播 >点播视频 >江亿:节能才是硬“标识”字幕版

收藏
赞(0
内容介绍

骏绿网绿播

江亿:中国工程院院士

岑岩:江院士您好。您今年主编的《中国建筑节能年度发展研究报告2017》,可否简要地介绍一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


江亿:我们这个报告每年都有一个主题,今年的主题是居住建筑。

(居住建筑我都写在前言里面  这里面都是这期的重点

围绕目前居住建筑能源与环境的现实与特点,主要讨论了四个问题。一是雾霾造成的室内空气的污染与防治途径。现在闹雾霾,尤其是家居的通风应该怎么做才对,不要让人拿那新风机给忽悠了。第二就是对被动房技术应该有一个科学的认识,不是哪儿都合适的,比如深圳就不适合被动房技术。第三讲的是太阳能热水器,包括一般的生活热水怎么供?比如深圳有个小区的中央集中太阳能热水系统,小区统一的,结果实测的能耗比每个家里装个电热水器用电量还高,这事儿就不对了,就光好听,它不节能,它费能了,问题在哪儿?第四讲的是长江流域到底该怎么解决冬季采暖的事。这是针对我们国家住宅建筑现在最主要的四点。

 

岑岩:现在国家在大力推广装配式建筑,您看装配式建筑与绿色建筑之间如何协同发展?

 

江亿:这个不矛盾。实际上装配式建筑就是希望把建筑进一步向大工业批量化生产这个方向走一步,由手工式作业变成现代的工业化的批量作业。这样的话能更好保证质量。所以实际做好建筑节能很大的一点是要把细节做好。现在比较热门的被动房技术,实际就是在细抠各个环节、各个节点,让它保证质量,防止冷桥,防止漏热,防止气密性问题,都是这些事。而这些事如果把房子由手工作业改成工厂的批量化生产,而且公差配合好,就可能会提高质量,从而有利于建筑节能。

 

岑岩:另外想请教一下江院士,欧洲有比较完善的能源政策与建筑节能标识制度,这套东西我们也正在研究,您认为节能标识在国内,比如在深圳可以推行吗?

 

江亿:不要谈节能标识。2016年12 月1 日国家的建筑能耗标准正式实施,那里面就给出了各类型建筑不同地方的用能上限,叫约束值,以及用能的目标、节能的目标,那几个数就是最好的标识的依据,这比一会儿整个LEED,一会儿整个K 值,瞎标识要靠谱得多,就看最后实际用能效果,它是节能还是不节能。

 

岑岩:我们也正在考虑,要建立“以结果为导向”的绿色建筑,把这个节能标识与绿建运营标识相结合。

 

江亿:对。绿建运营标识里就要求满足那节能标准的那个数,这是基本条件。如果实际能耗超出了那个节能标准,那就得不到运行标识。



岑岩:现行的标准、绿建运行标识有很多,涉及项也众多,现在有大量已建成的建筑,如果它的能耗达到国家建筑能耗的这个标准,能不能直接给个运行标识?

 

江亿:但是它这是节能标准,不是绿色建筑的标准。绿色建筑还包括其他,比如占地、交通、用水、室内环境这些方面也得同时达到要求,才能满足绿色建筑运行标识的标准。

 

岑岩:对于我们深圳这种亚热带地区,您曾在“南海意库”这个项目做了一个成功的尝试,运用了这么多年之后,您现在对那个建筑怎么评价?

 

江亿:我去年还去看了看里面,应该还可以,挺好,说明当时设计的考虑还是正确的。

 

岑岩那您觉得下一步深圳在这方面可以往哪些方向努力?

 

江亿:其实我更推崇的是深圳建科院他们自己的大楼。他们核心不是采用了什么样的节能技术,而是整个建筑是从不同的营造建筑的理念出发的,就是坚持分散,充分利用自然通风,这可能是深圳以后要着重注意和推广的。

 

岑岩:我去年曾去西班牙考察,当时有一个著名建筑师提出了这样的理念,认为绿色建筑首先不是考虑设备,而是应该首先考虑将整个建筑作为一个通风和节能的设备。

 

江亿:这就是建科大厦最主要的特点。它做得好的,不是那个设备怎么样,而是整个建筑本身的设计理念,这与以往全密封堵严实只能靠里面设备解决问题的理念完全不一样。它更注重自然采光、自然通风。

 

岑岩:我曾在您之前的演讲中,听您介绍过美国能源消耗很高,很大原因是新风系统这套东西。

 

江亿:就不能让它到中国来,就得特别小心抵制这东西,弄清楚中国自己的建筑节能这条道到底该怎么走才行。

 

岑岩:您觉得下一步,绿色建筑也好,建筑节能也好,我们还需要更加注重哪些理念?

 

江亿:刚才说的是最主要的,然后就是要用实际的运行数据来考核,而不是看你怎么吹牛——我用了多少东西,那都是瞎掰,还是看你实际耗多少电,这是动真格的东西。

 

岑岩:谢谢江院士,欢迎您多到深圳指导我们的工作。